您的位置: 首页 >  勤勤恳恳 >  正文内容

老邵这个父亲_优美散文

来源:碧空万里网    时间:2018-01-02




隆冬。

于女士用三轮车冒着大雪把被车撞伤抢经救脱险的女儿接回家调养。

女儿小惠的眼睛比父亲大比母亲小,皮肤比母亲白比父亲略黑,有着和母亲一样的高挑优美匀称的身材以及和母亲一样的高鼻梁小巧的嘴欣长的脖颈和修长健美的腿,体貌萧雅五官精致,是能让人多看几眼的美人儿。虽然浪漫花季的小惠气质极佳外形飘逸,但总是有些郁郁寡欢,特别是受伤后越加悲伤抑郁,虽然有舅舅和姥爷赶过来看望小惠,但躺在床上的小惠仍心里烦闷,心理不畅,每每自言自语:“别人都有父亲,我却没有。”于女士马上劝慰道:“你有父亲,你父亲叫邵木朽啊。”

“他哪里是我父亲?我想我父亲!我要找我父亲!”女儿明知亲生父亲不能给自己父爱,但她的精神世界里仍渴望着亲情。

于女士默默的流泪。为女儿。

于女士只好强压怒火,寻找那个自己十分厌恶的前夫。找到老邵也难也不难。他的手机号码女儿要过多次未果,他和于女士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单位和于女士住处不远,同属一个区域。但克格勃007一样的老邵一贯采取装聋作哑隐蔽脱溜的做法。于女士转而求助于现任老邵领导,那温文尔雅的年轻女人胡昕。

胡昕去了老邵工作的垃圾站,认认真真和自己的部下谈。坐在办公桌北边的老邵一言不发,眼镜后边的小眼睛直直的盯着南边的墙壁,做在办公桌老邵对面的胡昕说的口干舌燥,问急了,老邵颠来倒去只冒出一句话:“我离婚了,我没买房子。”胡昕仍不死心,又掰开揉碎的讲了一番人之常情。探寻似的问老邵:“邵师傅,我都说了二个小时了……你能不能在下班后去看看女儿?”老邵为了早早结束这不感兴趣的访谈,点了点头,表示认可。胡昕趁热打铁:“那好,明天早上下了班就去吧。行吗?邵师傅。”

“我父亲病了,我自己也要去医院拍片子。”

“还是先去看女儿吧,其他事下个休班再去吧。啊?邵师傅。”

“那、行啊。”

胡昕还想劝说老邵为他女儿出点医药费,看老邵一锥子扎不出血,只好作罢。

于女士正在给女儿准备药品,接到了胡昕打来的电话:“哎呀,于姐,和你家老邵说话,比审犯人还难!我算领教了,这个滚刀肉油盐不进的,死活不开口。我一直在想你是怎么和他过了那么多年的?你和这样的人离婚就对了,早就该离!”

“谁没事好好的日子不过拿闹离婚当乐子,不是他登峰造极无可救药了吗?他和小姐话可说起没完,象滚滚长江水,小姐回东北,他一打电话就五个小时!他又拿离婚说事了吧?没离婚时他也是一个月不回家一次,女儿都记不住他长什么模样!他从来没在女儿面前自称过‘父亲’,离婚后只要一提女儿他就找辄说没房子,他养五个小姐有钱,离婚十年了吃喝嫖赌抽彩过着高消费的糜烂生活不买房子--我真不想见他那副酒后狂醉指天骂地的丑恶嘴脸,为了女儿,没办法啊。”

“于姐,我可知道他是什么人了,原来以为你和他闹是欺负他,以前宜宾目前治疗羊癫疯的最好技术没和他说过话,这一次找他谈话我就够了。这样啊于姐,他说明天去看女儿。”

第二天,于女士怕老邵再阴奉阳违偷偷溜了,让女儿失望。准备去老邵班上截住他,押解犯人一样把老邵弄到女儿面前。天没亮就起来,安排好女儿,早早出门了。

因为修桥,断了交通,于女士做了一段路的公共汽车,就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雪向垃圾站走去。一个小时后,终于在老邵离开岗位之前赶到了。

老邵见于女士又出现在自己面前,暗里叫苦。和同事交接班后,闷头就往外走。于女士紧紧跟上。脚踩在结冰雪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于女士的鞋已开胶,但女儿受伤后经济越发紧张,她就一直穿着开胶的鞋在雪地里奔来跑去。好容易走到厂里生活区,再有一段路就有公共汽车了,老邵不往前走了,于女士问他想怎么样,老邵说要吃早点。于女士只好跟着。来到早点铺,老邵照例是有干有稀备瓶白酒神采飞扬不紧不慢吃着喝着。于女士的开胶鞋里灌进了雪,左脚感觉又湿又凉,恨不能赶紧到家脱下受罪的鞋,为了女儿尽量忍着等着。酒足饭饱,老邵走出早点铺。迎面碰上一男子,见到老邵忙打招呼:“邵哥,吃早点啊!”那男子又看见跟出来的于女士:“哎呀,于姐,好久不见了!”

于女士忙说:“这不是常起现常弟吗?我退休了没事不过来,女儿受伤后我发广告的活都不做了,哪有时间过来,这不是叫老邵去大港区看女儿吗!”

常起现笑着说:“正好姐姐,我带你们一段路,走,跟我上车,车就在路边。”一直没说话想借机逃跑的老邵心怀鬼胎的插话:“我还要去住处拿点东西。”于女士对常起现说:“弟弟,等他拿了东西再走吧。”

“好好,我去开车。”

“我和老邵跟你一块上车,再一块下车,别让老邵跑了,还指着你替我看住他,他逃跑好多次了,连警察都没辙。”于女士说。章弟是原来和于女士一个车间的同事,当然要倾向于女士,一口应承:“好啊,于姐,交给我啦。”

老邵笑了笑说:“谁跑了?”

到老邵住处,老邵下了车就往门洞里走,于女士忙嘱咐章起现跟上。老邵进屋脱下工作服,换上得体衣裤,外面换上刚置办的黑色防寒服,趁章起现不注意,往身上揣了厚厚的一沓钱和银行卡,最后戴上宽边黑墨镜,这才晃晃悠悠出门。

路上,章起现劝道:“哥哥,姐姐,为了孩子还是复婚吧,听老弟的啊?这二口子有嘛大不了的事。”章起现也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说话也爱“嘛嘛”的。原来也净有同事朋友劝于女士复婚,于女士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统统顶回去。这次竟有人当着老邵的面说出,见车上另一个天津咸水沽人老邵没吱声,于女士道:“章老弟呀,现在哪有心思考虑这事,每天女儿那里都手忙脚乱的,顾不了这些!”章起现对老邵说:“邵哥,我原来也不过问家事,现在我改了。这不,一下班就往家跑,女儿在家等着我呢,为了回家方便,我买了这台车。老哥,岁数不小了,也要有分寸了。”老邵随声附和:

“是是是,老弟说得对。”老邵成都治疗儿童癫痫的医生哪个好点点头。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笑着对章弟说:“老弟,停下车,我想去趟厕所。”章弟和于女士异口同声:“别折腾了,还有几分钟就到了。”

老邵心想:“昨天没做好梦,今天碰见2个魔鬼缠身的阎王冤家。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别耽误我的大事。”一想起“大事”,老邵不由得心花怒放起来。

女儿躺在床上,两眼望着房顶出神。听见门响,知道母亲回来了。老邵站在门口,对于女士说:“你问问,小惠想吃什么?”于女士一听就火了,她把老邵拉到阳台上,压低声音问:“你让我问,我是你领导?你一见了来家窜门的我那沈阳丑八怪表姐,像个猴子窜里窜外买了一桌子美味佳肴还有时令水果卑躬屈漆恭送到她眼前,晚上你们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双双飞出去了。怎么你这当父亲的和女儿说个话还要我当传声筒?”

老邵这才走进里屋,假惺惺的问女儿:“小惠啊,说,你想吃嘛?”

小惠听见声音,没有转过头来,也没说话。这位伟大的父亲没给她留下什么好印象。她记得,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有时给她买些食品,经常被偶尔回家的父亲塞填到那自私至极已经四十多岁的男子汉嘴里;有时母亲工作忙不回家吃饭,父亲让女儿吃剩菜,父亲自己鸡鸭鱼肉就着酒……每次突然回家的父亲都在第一时间找茬和母亲打架……父亲给自己的感觉还不如路人……还有很多伤心的记忆……有时自己坚定的认为母亲坚决和那个没有灵魂没有大脑没有素质的酒囊饭袋男人离婚是正确的,有时又觉得没有一个完整的家,纠结……

在老邵的一再追问下,小惠碍于面子,说出三个字:“盐水鸭。”其实她爱吃烤鸭,怕她那纸醉金迷“大公无私”的父亲嫌贵,就退而求其次。心灵的冰冷感情的疏远,使她对老邵很陌生,最迷惑不解的是自己明明有父亲,可在生活中又没有父亲,她最奢望的不是食物而是父爱亲情。

老邵长出一口气:“那好,我现在就去给你买。我还要去银行调查领导贪污我工资卡的事,哪天再来看你啊。小惠,别忘了吃药。想吃嘛,告诉你妈,叫你妈找我啊!好嘛,这都几点了,我要先走了。”老邵又对于女士说:“你跟我下去,我买了盐水鸭你给小惠带上来。”

一出门,老邵就像换了兔子腿一溜小跑。还催促于女士快走。于女士说:“来时你走不动,这时快步如飞!我最讨厌你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德行,要不是为了女儿,我见你从南边来,我躲着从北边走!”老邵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嚷嚷:“我多忙?你有嘛事?快点儿!我老爹等着我买药呢!”于女士知道他弥天大谎,讽刺道:“快?养小姐快!进门就脱裤子!”

到盐水鸭店铺只有几分钟路程,就这几分钟,老邵也不放过借酒撒疯的机会,大骂领导贪污他工资。骂着骂着老邵突然从裤子口袋里顺手掏出十元钱,递给于女士说:“你去买鸭子吧,我要办事没时间了。”于女士并不接十元钱,气愤的问:“你有事,不买鸭子了,你就是面首鸭子下作货!你还不如鸭子,当鸭子还挣钱呢,你个养鸡喂鸭的赔钱货!你多少钱都养了小姐,却抠抠索索拿出十元钱让我给你女儿买盐水鸭!你大平凉癫痫病有哪些最新治疗方法方的很!恬不知耻!不要脸!世上还有你这种怪物!我都替你臊得慌!我要找你的朋友说道说道,我要让你大白于天下!”

于女士的呐喊,引来路人好奇的目光。老邵嘟嘟囔囔解释:“买半只鸭子,怎么不够?”

“半只鸭子十元钱也不够!”

“那给你十五元。”老邵又上边摸索摸索下边鼓捣鼓捣,变戏法似的弄出五元钱递给于女士。于女士爆发了:“你快滚吧,我要上法院告你。你还恬不知耻的嘱咐小惠按时吃药?!抢救费二万都是借的还不上。和你商量医药费,你一分钱也不出!到时别怪我不客气。你个畜生!你个冷血动物!女儿有个闪失,我要你死!滚!”

老邵的原则是躲一天是一天拖一会是一会儿,马上就如脱缰的野狗一般快步如飞走远了。

于女士免不了掏空口袋,给女儿买一只烤鸭。

老邵快速走到一个体彩亭,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连同二百元人民币递进窗口:“按着我写好的号码打票。”

小心翼翼将体彩放进防寒服里面的口袋,老邵钻进一条小街道,左右前后瞄瞄,见没有人跟踪,拿出手机打通了一个号码:“喂,黄马裤吗?嘿嘿,我今天不去凑桌了,你们先玩吧,哥几个玩好了,回头我请客。我去干嘛?我嘛,有要紧事。好嘛,忙!先这样吧。”随后又拨通一个神秘号码:“英子啊,胖咪咪,昨天上班想死你了,亲爱的,我到了,你那有人吗?你要是忙我先挨个排队挂个号,等你电话。好好,一个小时后我准到。我先去吃点饭。什么,吃饭不带着你?你那生意好,正伺候大老板,你把他弄美晕了,害怕没满汉全席!什么?不是大老板?是个穷打工的?有钱老板……那不要紧,只要你让我舒服了,我喜欢你,咱不要去做美容了吗?有钱能使鬼推磨!哈哈。好好,你忙你忙,别耽误你生意。”一沾荤事,老邵兴高采烈口若悬河。

肚子鼓鼓的老邵打着饱嗝喷着酒气,鬼鬼祟祟溜进一家按摩房。

那个被老邵昵称为胖咪咪的英子一见满面春风看不出头发是染过的教授风度收入不菲的刚摘下墨镜换上透明近视镜的笑嘻嘻的多情老邵,就像见到了金元宝,胖身子如小肥燕子般飞过来:“哥哥,英子想你了!”英子一脸桃花。面目身材都不算出色有着山里人气质的年轻女人英子一边亲热温柔的叫着比自己大三十岁的老邵“哥哥”,一边跟藤绕树似的用身子紧紧缠住老邵。

其貌不扬心机一流的英子,抓住了老邵低级下流荒淫的软肋,见面时她与老邵并不过多交谈,只要让老邵那个事称心如意了,自己没有姣好的容貌,也能把那老家伙俘获并牢牢控制,那可是一堆一堆的百元大票啊,在山里披星戴月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儿累个半死一年能进几个钱?于是便不择手段费尽心机的狐媚老邵。拉着帷幔的小屋灯光朦胧,屋里的摆设模糊不清,眼前只有风骚女搂着老邵脖子粘糕一样粘在老邵身上:“哥哥哎,你承诺给我五万元钱做美容手术,那钱带来了吗?”

老邵禁不住欲火中烧,嘴里喊道:“宝贝心肝,给你带来啦,钱咱有的是!”又讨好的说:“这二天咱亳州市治癫痫康复率高的医院们先玩着,下个歇班我陪女王去美容院,好不好!”老邵是男人世界感性人物杰出典范,不需求什么心灵碰撞心声共鸣,生理发泄为首当其冲,视男欢女爱性欲横流为人生第一幸事。

英子眉飞色舞,使出利器,小三角眼放射出勾魂的迷离眼神,那眼电波把老邵闪烁的心猿意马,忙不迭的脱下防寒服,从里面口袋拿出孝敬小妈的金钱,英子数好老邵递过来的票子,把钱放到里屋一个保密的地方。然后挨着老邵做下,脱下自己裸露的上衣,粗粗的腰算不上楚楚动人,在老邵面前晃荡着并不优美的酥胸,把老邵晃得按捺不住跃跃欲试。英子一边扒拉开老邵抱着姑奶奶的双手,一边温情的帮老邵也脱掉衣服,一边轻声细语拿腔作调尽量使自己破锣嗓子发出燕语莺声:“哥哥,我们一帮家乡姐妹都说天津爷们大方阔绰,看你对我也是真心,我把那些人都辞了,以后专门伺候你一个人,好不好?”老邵美的要跳起来:“好好好,省的我来了还要等着。”英子的脸贴近老邵下巴子耷拉的脸说:“哥哥,等我做了美容术就更漂亮了,你就更加喜欢我了是不是?我妈来电话,需要些钱修房子,哥哥你看……”

老邵迟疑了一下,刚给了五万,这又要钱……老邵灌满酒精的大脑琢磨着,不说话,说话最多时就是电话里和几位小姐调情寻刺激,每次来这里见了面和小姐心照不宣心领神会直奔主题,虽然草草九秒钟老邵就败下阵来,拿手纸搽吧搽吧那东西,马上就睡着了。小姐也不怪罪,人家图的不是这个,也不用��嗦说什么。可眼前这没完没了要钱还真不知怎么答复好。英子发现老邵沉吟,飞速使出杀手锏,突然伸出极具挖宝抓金功夫的厚厚的从小就在山沟农田里劳作的肉手,情意绵绵抚摸按摩着老邵重要区域、指挥大脑和全身的司令部、神经生理最敏感的器官:“行不行啊,邵哥,啊?下次把钱带来,我妈等着用呢!”英子带冲击波的手点到了老邵的死穴,老邵一连声答应:“行行行,这有嘛不行的?!”英子粗糙的脸笑若云霞,越加做出妩媚婉转样,手上则迅速加大了揉搓力度,走了桃花运的老邵,立刻象喝了咖啡扎了吗啡打了鸡血服了兴奋剂,激情爆发,跃身而起,使出吃奶和搬玉佛的力气抱着英子滚到那张铺着喜庆气氛的红床单睡过很多嫖客淫女肮脏的床上,久经风流场的力大如牛的英子感激回报似的,反身倒把老邵压在身下……

在于女士家里,女儿忍着身心剧痛,阴云布满俊美的面容。于女士,心力交瘁的于女士,债台债台高筑的于女士,替女儿愤愤不平的于女士,呼唤正义的于女士,则一脸庄重疾笔起草起诉书。

天空又飘扬晶莹潇洒的雪花,卧病在床的小惠感受着母亲的博爱,望着窗外的雪花,想起了一句古诗:“燕山雪花大如席”,那夸张浪漫的诗句,让小惠笑了。

受女儿感染,压力重重的于女士马上在电脑上打出字行:一朵雪花就是一首多情的诗章,我要冲向随之而来的冬季冰霜。我要像凤凰涅��在浴火中重生,风雨兼程百折不挠绝不彷徨!……

……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梅林,飘来一缕箫声_情感文章

© zw.jnhvs.com  碧空万里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