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狂蜂浪蝶 >  正文内容

妖乱_微小说

来源:碧空万里网    时间:2018-01-01




我是一只兔子,现在已经300岁了,是只兔精,我叫剪烛,喜欢穿一身雪白的衣衫,

武器是一直长鞭,是紫雾森林的守护者,我和另外两只兔精住在紫雾森林里,

紫雾林被一层紫色的雾气裹着,里面便与世隔绝,里的生物便是妖精和东物,

妖精一般以人形存在。

我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

从小打到大是森林里最好战的妖精,也是最美的妖精,被并称三支烛,愿烛,

映烛,剪烛,这既是我们年领的顺序也是我们妖力的顺序,

我们是由森林里的三位长老一手养大,调教出来的,我们是森林里的次序维护者,我们三个打打闹闹,常常一起去挑战森林里妖力高,又爱欺负弱小的妖精,-

我们感情很好,森林里一切也很平静,直到嫦娥的出现,直到绿妖的出现,

一切都变了。绿妖被嫦娥追杀,逃进了紫雾森林,连身为神仙都无法穿过的紫雾,对绿妖却型同无物-

第一次看到绿妖,是愿烛,救回重伤昏迷的绿妖并把他放到了我在山上的房子里,我不得不用惊艳来形容他,他很美,美的让人滞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森林以外的男子,他除了容貌,他几乎没给我任何好感,混身的杀气,还有怨气,紧锁的眉头,手上紧握的短刀。-

我冲一直哀求的看着我的愿烛摆摆手,说“干麻放我这?搞不好还是一杀人狂魔勒”-

愿烛讨好的拉着我的手,“好妹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你看他都快死了,你不是住在山上麻,房子又大,放你这安全,你也知道山下的那些小妖要是知道来了外面的人还不把他撕了吃了,更重要的是山上的那块月光石可以帮他疗伤续命。”-

“你疯拉,月光石是我们兔族的圣物,我们三个的使命你妄拉,它不仅可以治病疗伤,还能曾强妖力,万一紫雾森林里的妖精知道了它的存在,月光石要有个什么闪失,那我们只有以死谢罪了。我说完别过头去。-

“好拉,好拉,不用你的宝贝月光石还不行吗,有你这个凶巴巴的剪烛在这谁还敢来偷啊,你就收留他吧”愿烛拉着我胳膊使劲晃,大有你不答应我就晃死你的劲,我只得举手投降,只要不打月光石的主意万事好商量-

“大姐,你该不会喜欢上他了吧…”我突然冒了一句-

“讨厌拉…我明天再来看他”她就红着脸跑下了山-

之后每天愿烛都会来照顾他我就盘着腿在旁边啃根胡罗卜看着。映烛来过一两次,她对我们两的意见保持中立态度,对绿妖也不冷不热,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绿妖一直昏迷,没有醒过。-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被绿妖的痛苦的呻吟声惊醒,我看见的身体忽明忽暗,闪着淡淡的绿光。我知他是在妖散这是妖精要魂飞魄散的前昭,换句话说他快死了,随着我把妖力输到他体内他的身体形慢慢清晰,一股热气直冲进丹田,在体内扩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的身体开始模,渐渐透明。-

“你别死呀。”我使劲摇他。-

我知道他死了,愿烛会很伤心的。我把他放在竹排上,托到了山顶的洞里,一束月光从山顶的小洞里漏下来,照在一块闪着白光的白石头上。我把绿妖放在石头上。-

早晨他醒了过来,我把羊皮袋里的水喂他,结果他一把短刀就刺了过来,我头一偏削落了我几屡头发,打翻了水袋,忙扶起水袋把剩下的半袋递到他面前-

“你自己弄洒的,不关我事哦,你自己喝吧”-

他的刀至始至终都横在我脖子旁边“你为什么救我…”他眼神冷冷的看着我-

“别误会,我可不是那种菩萨心肠的妖,我只是受人所托,救你的人叫愿烛既然你没事了,就走吧!”-

我之所以会救他并不是完全因为愿烛,还因为我想不到他该死的理由。-

我拉着竹排往回走。-

我边走边骂“你是猪阿,人都醒了,腿却不能动,你是不是耍我呀,你刚才不是要杀我麻,那么拽有种自己走啊”-

我气的快炸了,专往石子上拉,我硌死你死妖怪,早知道让你死了算了我骂他他也不还,我骂会就没劲了。我清晰的记得他在山洞里看到月光石的贪婪,还有看见我时淡去贪婪的努力。对于他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什么大的灾难要降临了。-

剪烛来了我没告诉她我带他去了月光洞。我对绿妖说这才是你的救命恩人没想想到,他们竟然彬彬有礼的寒宣起来,大有相见恨晚的架势。我跟映烛站在那都闲多余。-

他因为吸收了,月光石的灵气,身体复原的很快他不太爱说话,总是冷冷的,喜欢站在窗口,望着山顶,若有所思。那是月光石的地方,我一直觉的他的突然出现和月光石有关,可是一直都是我认为的。后来发生的事就印证了我的这一想法-

紫雾森林里开始常常发现被吸干了精气而亡的小妖的尸体。-

森林里开始谣传,绿树怪,重回紫雾森林了,关于绿树怪,那只是这里的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他是紫雾森林里的最高的统治者叫伽诺,他是由一棵有着绿色枝干开着绿色花的万年古树修练而成的妖精,妖力高深治疗癫痫的医院哪里好,靠吸食妖精的精气而活,是森林里的魔鬼,直到有一天他找到了穿过紫雾的方法为寻一块能为他医病的石头,而离开了这里,就再也没回来过。那只是传说真假度无从考证。-

就这样死的妖怪越来越多,森林里的长老,让我们三支烛掉查此事,揪出真凶,稳定人心。-

我们三个,分开在森林里轮翻巡查,却一无所获。-

我一直觉的凶手在顾意避开我门,我们三个的路线他非常清楚,每次总是听到惨叫,待我赶到时就只有巳体和萦绕的绿烟。跑的真快,聪明的像只胡狸,气的我直跳脚,发誓一定要宰了他-

晚上我跟愿烛,映烛说叫她们明天在我家集和后,一个时辰之后在山下,下山的必经之路上,我保证你们会在那里等到他。-

第二天早上果然不出我所料,我们还没回到山下就听到了惨叫声。-

我们三个,从三面围了过去,任他插翅也难飞了。我们三个一起跳进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绿荧荧一个一身荧绿的妖怪,身上伸出的藤条,缠着一个小妖正在吸他的精气,我扬鞭而去,想斩断那条滕,我鞭刚碰到那片绿光,就被弹了回来,绿藤怪转过头看见我,张开大口,露出森森的牙,恶心的绿色汁液淌出来,让人作恶,他松开了小妖,我以为他要来对付我,结果他转身想逃,就在这时,映烛,和愿烛从后面攻击他,绿树怪,背后突然伸出无数条藤条,把她们打翻在地,我从正面挥鞭而至,他也数条藤蔓朝我挥来,我知道我死定了,可是那些藤在我眼前却停住了,他却没有躲闪,我的鞭击在他脸上,出现一条鞭痕,绿汁往外淌。他转身正对上愿烛,她的剑高高的扬起,却再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绿树怪,从她面前明目长胆的过去了。肖失在了森林。-

我本来摆的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打法。没想到,是这种局面,双方都无心应战。这一惊要再找到他就难了。而切我们三个跟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我们三相对无语的站着。-

愿烛脱着剑,疲惫的走了。我没问她为什么放了那妖怪。因为我知道她也认出他来了,绿树怪,就是她救回来的绿妖,她知道她给紫雾森林带来了灾难,她爱他又不能看着他死。她一定很痛苦。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就这样愿烛和绿妖一起失踪了,-

我去见了森林的长老,他们是森林里最老的妖精,上千岁的狐里,他们不热中于修练,所以发力平平,但森林里的的妖精都很尊敬他们。-

森林里三位长老,一树,二花,三果。他们也曾如我们三支烛一般,有过在森林里招摇,轻狂的年代,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新人换旧人,我们三支烛也是由他们一手带大调教出来的。森林里很多事还是他说了算,武力解决不了的事还得他出面才行-

我见到了三位长老,我说了关于绿妖的事还有愿烛。-

三长老叹了口气说“他还是回来了,森林里又要血雨腥风了”-

“长老认识他,那愿烛会不会有危险。”我问道-

“他就是森林里传说的魔王迦诺”一长老说-

“剪丫头,三孩子里虽然数你年领最小,但是却数你最聪明,修练也最有天赋森林里这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你带上子映,一定要帮帮愿儿”二长老说-

“这次他回来应该只是避难,可是他是要靠吸食妖精的精气存活的。”三长老说-

“长老们方心,我们不会让人伤害紫雾森林的,我们会用生命去守护它。”映烛说-

从长老处回来我们遇到了愿烛,有十天了吧,她她瘦了很多,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她跪在了我面前-

“我求求放过他,他也不想杀人的,他魔性发的的时候他自己也控制不了,他跟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不吸精气就会死的…你放过他好不好。”-

愿烛说完就啼不成声,我的心被揪的生疼。我们三个虽然不是亲生的却胜是亲生的,我们也是必此唯一的亲人,倔强如她竞为了他跪在我面前,怎能不心痛。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迦诺,我不管他是什么魔王,他怎么可以把愿烛折磨成这样,我一定要杀了他-

我一把提着她的衣领“你跪着干麻,你是不是疯了,为了那个杀人魔,你对的起森林吗!你对得起三位长老吗!他在哪?说啊!他在哪!”-

愿烛的眼神是死灰灰的,她说“我不知道,他只告诉我你们在长老这,让我来跟你们汇合”-

我心叫不好“映烛,我们快回长老那去,他们可能有危险”-

我们赶到的时候,就看见,绿妖的短刀,划破一长老的脖子,扎进了二长老的心脏,一切太快了,快得让人不可思意。只一眨眼,他们便倒在地上,我越到他背后一掌就拍了过去,绿妖绿妖突然转身的短刀就到了眼前,在快刺进我喉聋的瞬间刀锋一转,几缕头发掉在了地上,他没有杀我,那本可以躲开的一掌他却实实的接下了,太快了,快的我跟本回不过神来,如果那一刀他没有收回,恐怕我的掌还没碰到他我就死了。-

“剪烛…”他轻唤了一声满眼的惊讶,心没来由的震了一下。-

“你杀了他们!”我问到-

他没回我只是,拾起我的手把短刀放在我手里,我竞然没有躲。他的手很凉,凉到心里去了-

<沈阳市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在哪里p>他说“他们该死,如果你想为他们报仇,就杀了我,我的命本来就是你的”-

我握着刀的手竟会有一丝颤抖,我这是怎么了,他杀了那么多人,他该死,我握着刀朝他用力的刺过去,那一刻我竟然闭上了眼睛,我能感觉到肉和血。-

“愿烛…”我挣开眼睛的那一刻呆掉了,愿烛挡他面前,刀插进了愿烛的身体里,鲜血,染红了地面,她滑倒在绿妖的怀里。-

“你是我救的,我不准你死,你就不能死”愿烛艰难的说-

绿妖紧紧的搂着她“愿儿你怎么这么傻呀,我是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我不值得…”-

我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我杀了愿烛,映烛扬起剑朝绿妖刺去,,一阵绿烟,他们在我眼前消失了。我呆掉了-

“剪烛,三长老有话对你说”-

我转过身映烛蹲在地上扶着咽咽一息的三长老,我忙过去蹲在他面前,三长老握着我的手-

“剪丫头,为了森林里的所有生灵,我要你以死去的两位长老的名意起逝一定要杀了,魔王伽诺”-

我颤抖的举起右手指着天际“我剪烛在此起誓,不消灭伽诺,誓不为人”-

三长老微笑的点点头,递给我一方木匣子说“丫头别被伽诺骗了,就算没有愿而帮他挡下你那刀,你那刀也对他造不成任何危胁,伽诺是不死之身,只有木匣子里的短刀能永远的封印住他,一定要插进他心脏里,他这次来也是为了这道封印而来。”说完他就闭了眼。-

我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走出门,抱着木匣疯狂的跑,跑到跑不动了,最后跌倒在树下,映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面前,她蹲下身搂着我“剪烛,你要撑着,不能哭啊”-

我的手紧紧的撰着她的衣,手指硬生生扣进了肉里。我努力的控制着我的泪水,我不能哭,一哭法力就会消失,我小的时候,嫦娥对我施的法,那时她说我是她选中的人,送给我的保护,映烛在我坏里哭的啼不成声,愿烛,三长老,他们都是我这世上紧有的亲人了。-

我轻拍着映烛“是我杀了愿烛,你杀了我吧”-

她气愤的给了我一巴掌“你这样子,要怎么去给他们报仇,还怎么守护这座森林,你忘了三长老说的话了吗?”-

对,我要杀了绿妖,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他跟本就是个魔鬼。晚上我和映烛躺在床上,她哭累了就睡着了,蜷缩着身子,手紧紧的楼着我的胳膊,放佛怕丢了什么心爱的东西,映对不起,我轻轻的抽回手臂,穿戴好,把木匣子里的那一柄血红的小剑藏在腰间,出了门。-

外面月色正好,映着我雪白的衣衫,那般的苍凉,我知道他只要还有一点良心,他就会在月光洞,而我觉的他有,于是他真的在。-

我来到月光洞看见了加诺,还有月光石上躺的映烛,她透明的像一张纸一样。-

“绿妖,把我姐姐还给我”我拿手里的鞭指着他-

“我叫迦诺,魔王迦诺”他轻笑,仿佛落了一地的阳光,很温暖。但也泯灭不了我满腔的仇恨-

我手握着长鞭,用最快,最狠辣的招式朝他攻去,他微侧了一下身,鞭子被他轻轻的擎在手里,仿佛没有使一丝力气,我却无论怎么努力都收不回我的鞭,他一用力我便随着鞭子卷进了他怀里,我出左掌手还没到就被他用右手握住,我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我现在知道他是多么的可怕,而我在他面前又是多么的不堪一击。他跟本就是在戏弄我-

“你杀了我吧!”我狠狠的说。-

“我怎么舍得”他声音很轻仿佛怕惊了什么。-

他手臂轻轻一带,我就顺着他的手臂滚了出去,重重的撞在石壁上,滚落在地上,我感觉混身的骨头都碎了一般疼的都麻木了,天和地都在旋转,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我在他手里跟本就像个玩偶,-

他走过来,我下意识的向后缩他的手指轻轻的擦我嘴角的血址,“你怕我,很好”-

我使尽最后一丝力气把气运到指尖,我笑了一下朝他袭去,他一把就握住我的手腕,太快了,我跟本杀不了他-

他怒了,我第一次见到“你不想活了吗!这么恨我,连命都不要了”-

他把我的手腕握的生疼,仿佛要摄碎一般,一股股暖流顺着他的手流进我的身体里,我知道他在输真气给我续命。-

我恍惚然回到了,我救他的那个晚上,我把真气输给他续命,-

我苦笑原来一切皆有因果如果当初我没救他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我试图挣开他的手-

“你最好让我死,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他只是把的手握的更紧了,蹲下身把我拦在怀里“要后悔,早在月光洞里你拿着还剩的半袋水给我和的时候就后悔了,你知道吗!你一点都不怕我,不恨我,你救了我,当我把刀横在你脖子上,你还能没事一样的拿水给我喝,会用竹筏,一步一步拖着我上山下山,没有人那么再乎过我的生死过,那天我都以为自己快死了,是你在叫我,叫我不要死,你语气中的焦急,害怕,难过,从来都只有人希望我死,你是第一个希望我活的人,我跟自己说我要活下去,你成了我活下去的动力。在山上和你一起养伤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我觉的沧州治疗羊癫疯最好的重点医院活的像个正常的人,我惹你不开心你会骂,你心情好,会朝我笑,我每天一挣开眼就想看到你,我那时真想一辈子就那样就好,可是不行呀,我是魔王,我是迦诺,我要活下去就要吸取精气,你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我呢…”-

后面说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我昏了过去,他爱上了我,魔王迦诺爱上了森林的守护者剪烛,他的死敌,真是天大的天大的笑话,这只会让我和他之间的战争更惨烈,而我多了一个赢的法码而已。-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被藤蔓绑在一块大石头上,我看见了映烛,迦诺一只手握着她的脖子,把她提在半空中,映烛拼命的挣扎我再也忍不住了-

“伽诺,你快放了映烛!住手啊,放手,我求你了”-

我拼命的挣着缚在我身上的藤条,身体一下下疯狂的撞击着身后的石头,我疯狂的撕喉着,仿佛疯了一般,直到血肉模糊,直到精皮力尽直迦诺手中的人儿,安静的垂下手去,他微笑的走到我身边,把我解下来,我一丝力气也没有了,我安静的躺在地上,鲜血在身后晕开,一切都好安静,安静的好可怕,这世界上好像就剩我一个人了,好冷,他和我并排躺下。-

“你知道吗?我以前就讨厌自己靠吸精气活着,直到有一天,我知道有一个叫月光石的东西可以帮我,于是我就离开了紫雾森林,在外面,外面没有妖精只有人,我流浪了五百年我也没找到月光石,我依然得靠吸精气,人也有精气只是特别少,所以我得杀直到嫦娥的出现,她一直追我,我跟本不是她的对手,最后我被她打的重伤,逃回了紫雾森林,因为有紫雾的保护她进不来,我身受重伤醒来时上天却同时赐给了我两件礼物,你和月光石,我找了这么多年它居然就在紫雾森林里,真天大的讽刺,我看到月光石的时候我几乎我恨不得马上吸干它的灵气,可是我没有,因为你我忍住了,可是现在…”-

他起身走到映烛身边,把她抱到月光石上,和愿烛并排放着他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可以做一个正常的妖精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说完他开始吸月光石的灵气,愿,和映的身体越来越透明,然后消失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无能为力,只剩我一个人了,我不能,我还得战斗,我现在唯一的筹码就是我还活着,我不能放弃,不能啊,我安静的闭上了我的眼睛,梦里我梦到了嫦娥,她说赢了这场考验我就可以成仙了,我她选中的人,不能让她失忘…-

我缓缓的睁开眼,满眼的鲜花,和扑面而来的花香,还有扶起我的俊美男子,我醉了-

“好美啊!”我对着他笑阳光洒满地,他眼睛里闪过刹意,然后变成了惊喜-

“喜欢这片花地吗?”我轻轻的点头,然后羞涩的低下了头,说“你是谁呀?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感觉到他的手震了一下随即笑着说“娘子,你不记得了,我病了,你来给我采药,结果你不小心从山上摔了下来,我是来寻你的。”-

我眉头一皱“相公,不是吧,可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头好疼”我敲着自己的头,-

“我想不起来,我是谁,我是谁呀!”他握着我的手,努力的安佛我-

“有为夫在,想不起来也没关系,你叫诺诺,是为夫最心爱的娘子,我们很恩爱”-

他的手很暖,我狂燥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

“相公…”晚上我圈缩在他怀里,安静的睡着,双手紧紧的环着他的手,放佛他不经经意就要跑掉一般。-

清晨我睁开眼,躺在一块大石头上,身边空荡荡的,我连忙起身寻,没有,山洞里空空的,我一声声的叫着相公,只有回声,他走了,丢下我走了,我无力的卷在地上,像只被遗弃的小猫。-

就在这时有人轻怕了我的肩,我一下扑进他怀里-

“我以为你走了我以为你不要诺诺了,我好怕,你答应我永远也不要离开我…”-

他轻轻的佛着我的头“我不离开,永远也不会离开你诺诺不怕,有相公在”-

我说“诺诺会乖的”-

他笑,然后把荷叶保的果子放在我面前,我便狼吞虎咽的啃气来。-

“慢点吃。”他爱佛的拍拍我的背。替我擦我嘴汁削,我抬起头朝他傻笑。-

他的手佛过我的额,印上了他的吻,那刹那,方佛整座山的花一朵一朵的爆开,我咧开嘴笑,散落一地的阳光。幸福的味道熏醉了我。-

今天带我去了山顶说带我出来透透气,满山的野花,树木丛生很美,他站在山涯边,大声的喊“诺诺,我爱你,一生一世”我心里甜甜的。-

我们躺在草地上,阳光淡淡,风淡淡,云淡淡,像在谁的梦里一样。-

在瀑布下我跑到溪水里,玩着水他站在旁边的石头边,我拿水泼他,他就躲,我就使劲泼,却一滴水也泼不到他身上,我不高兴了,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我不泼了,双手插腰,厥着嘴站在水里,他就不动,跳到水里用手指腻爱的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我脚下一用力,却绊不动他的脚,我朝他邹着眉,在一用力他就乖乖的,倒在了水里,还不整到你,看到他落汤机一般的从水里爬起来,心里爽开了花。-

满天繁星,我躺在山顶,欣赏夜景他就比较惨,光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着上半身在火堆旁冷的发抖在烤衣服“我真的是你娘子吗,我怎么会觉的整你,我会这么开心呢”-

“因为你以前就是这么欺负我的,当你老公可真惨。”-

我走过去,朝他头狠狠的敲下去大声的说“我欺负你了吗?”-

他举起双手,说“没有,没有,娘子大人那只是爱佛,小的怎么会敢有一句怨言呢,”-

他忙取下取下树枝上在烤的他的衣服,双手奉上“娘子大人请注意保暖,小心着凉”-

我一把拿过衣服完全一副地主婆收租的模样。“这还差不多”-

他一个人蹲在活堆旁,滴估着“女人还真不能宠”-

“你说什么!”-

“没有啊,我有说什么吗,我要睡了”-

倒在地上就就没声了,我过去踢了踢他也没反映,睡的还真快,我把衣服给他盖上,在他脸上印了一个吻-

“你还真可爱”-

回到了,那个叫月光洞的地方,我心中一股莫明的恐惧感,我不由的握紧了他的手。-

“血腥味,罪恶感,莫名的仇恨感,我害怕这个地方。我想回家”-

他轻轻的把我拦在怀里-

“没事的。我们明天就走…”-

他突然抱紧我一个转身,有剑被震开落地的声音-

我回头一个,眉眼青秀,一袭粉衣,如初开的粉荷,楚楚动人,她挣扎着从地上起来,擦掉嘴叫的血质-

“剪烛,,你是紫雾森林的耻辱,是你们害死愿烛,害死三位长老的,我今天就和你们同归于尽”-

仇恨能把人变成魔鬼,为报仇不惜一切代价。那女孩的剑朝我刺来,那一刻,我没有一丝的躲闪,他闪身护住我,剑在他面前变成了碎片。她的掌随后也到了,却轻而易举的,穿过了他面前绿色的光晕,他错手不极双掌相对,他们便不在动,他们在用内力,烟雾在他们身旁缪绕。-

“你竟然练了灭字决,和我同归于尽,映烛你的胆魄一点也不比,剪烛差”-

“你在森林里,每日杀一百,不就是为了逼我出来,你这么大费周张,我又怎能让你失忘呢!”-

“别得意,我不一定会输”他朝我笑,很恐怖。-

“诺诺,她现在杀了她,否则一个时晨之后我和她都会死。-

“我不想杀人”我本能的往后退。-

“诺诺,我死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下山去,找个好的人嫁,忘了我。好好活下去”。-

“不要,我不要你死啊…”-

我从腰间拿出一把血红色的小剑,走到映烛面前,一剑刺进了她的身体,她眼神好暗,暗到最后没了颜色,她倒在了面前,我提着血淋淋的小剑,呆立在了,原地。-

“我杀了她…”-

迦诺,走过来把我拦在怀里,不让我看映烛那铮狞的眼神,他把我抱的很紧,我们都做着同一个美梦,害怕梦醒那刻的惨忍。-

我说“迦诺,我爱你…”-

他微笑,月光定格在他的脸上。他的脸痛苦的扭曲,他的身子缓缓的向后倒去,胸前插着一把血红色的小剑-

“原来是这样…”他说喃-

即便在这个时候要杀我都一如凡掌,可是他没有。

我说过仇恨能把人变成魔鬼,为了报仇可以出卖一切可以出卖得利用一切可以利用得

,只要达到目的为止。

他的身体越来越淡,我面无表情的转身,他在我身后化成了一片绿烟,我缓缓的往洞外走,心像被抓着,被无数把刀狠狠的捅,鲜血淋淋,痛的我都快无法呼吸了。

他在一起的这七天我已经分不清我是假装失忆还是真的失忆-

我把映烛拖了出来

段涯石在我身后重重的落下,永远的封死了月光洞。-

我的泪再也忍不住淌了出来,我跌坐在洞外,放声大哭,肝肠寸断,皆斯底里。-

我把映烛放在湖水里,她没死,我只是封了她的心脉,在水里泡一晚上就没事了。

我回到自己的小屋里,我躺在床上,月光淡淡,我睁着大大的眼睛,我听好像听见血液流淌的声音,一切好安静,静的方佛死了一般。

闪着寒光的剑,我没有躲,剑没进了我的左肩,鲜血漫开,我看见了映烛那张因仇恨而纽曲的脸。还有质住了她的嫦娥,她混身闪着白色的光,像极了月光石里的月光石,她说“我就是那块月光石,迦诺只是你的试练”

“可是最终还是为他哭了”

“你通过了试练,愿意跟我走吗?”

我点头

“以后你就叫小玉吧”一阵白烟我现出了原形,一只纯白色的兔子,嫦娥轻轻的抱起我,对映烛说“小玉,”已经把迦诺封印在了月光洞里,但他还没死,你愿意留下来,守护紫雾森林吗?以后你就是森林的主人。”

映烛转身走了出去

© zw.jnhvs.com  碧空万里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